现在还有什么激情的

作者: 罗中中 | 分类: 随笔 | 评论:5人 | 浏览:

是呀,我有时候讨厌我自己的性格。

不赌不嫖不抽烟不喝酒,其实也是这样,所以没有朋友圈。

交际不行,有时候想过,是不是要改变一下呢?但是始终没有,因为虽然讨厌这样,但是改变可能变得更惨吧。

现在我对卢松松博客也不怎么看了,内容我不喜欢很喜欢的,我比较喜欢一些经验之谈,十年的站长经历主…

等这样的文章。

其实如果当时不玩网站多好呀,玩些其它,好像也会有新的变化和生活。

我发现玩网站,会一直玩下去的,不管赚不赚钱,它带有一种情结。

找工

作者: 罗中中 | 分类: 随笔 | 评论:4人 | 浏览:

其实你把心里话说出来,别人是当笑话听的,所以没有必要说真心话,因为对自己没有一点好处的。

我一直是一个直话直说的人,但是我想改掉这个性格,但是又很难改变,不知道为什么,总之感觉自己的性格不好。

容易给人感觉就是老实笨那样。

我就是想真心对你,为何这样认为我呢?

我不喜欢套路,他问之前工资多少,我如实说了,之后也没有在我此前基础加那么一点,维持不变,所以我不介意,也没有什么话好说。

直接走人,就是这样爽快,天下大把那么多工,东家不打去西家呗。

在广州感慨

作者: 罗中中 | 分类: 随笔 | 评论:1人 | 浏览:

这座城市,出来找工作,吃住最低消费100无,住还只是一个床位。

无论怎么样,没有文化技术,在这里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。

0.25W的月薪做不做,0.35W的做不做。

12个小时,两班倒,做不做。

所以说不合适嘛,所以生存就相当的难。

在广州,如果找不到工作,可能是因为钱还没有花完,再就是要求有点高了。

如果花完钱了,要求放低,那么就立即找到工作了。

问题是 ,这么低工资,为何出这么远门呢?

也很有道理,唯有先吃饱饭,再另作打算了。

好久没有更新博客

作者: 罗中中 | 分类: 随笔 | 评论:1人 | 浏览:

最近找工作,人很烦,所以也没有什么心情更新博客,所以就没有写了。

真烦,不知道如何发财,时间不等人呀,不是十七八的人了,如果是还可以玩两年。

可惜不是了,现在是二十八九的人了,转眼就三十了。

三十就是差不多一生的一半,算是好的一半,下半生那才麻烦的。

相当于前一半是好消息,下一半是坏消息。

真的时间不等了,所以就是很着急,在这个年代想发财的人多得是,大家都不怎么意愿如尝。

我了解,去柬埔寨菲律宾泰国,这些国家从事电信诈骗,他们做了一两年,居然有几十万收入。

过一个夏天的春节

作者: 罗中中 | 分类: 随笔 | 评论:4人 | 浏览:

哈哈,说真的,这么多年过去了,没有碰到这样的过年方式,小侄女都说这么热有点不像年。

以往至少都要穿件外套的,今年的吃饭就出汗,哈哈。

今年的天气,可以说是最正常最稳定最合适的,因为种什么都丰收,十几年的龙眼树不结果了,去年就结果了。

真是风调雨顺呀。

猪年大吉

作者: 罗中中 | 分类: 随笔 | 评论:1人 | 浏览:

在博客祝福大家新年好,大吉大利,恭喜发财。

明天就是年了,又过一年

作者: 罗中中 | 分类: 随笔 | 评论:2人 | 浏览:

时间真快,尤其是有什么目标还没有实现时,感觉超级快。

15年的目标还没有实现,现在已经是19年,那一百万还没有做到,真的是难度大鸭。

一年又一年,想改变能力不行,至少没有放弃追求这个目标,希望在猪年,能够实现这个愿望。一百万说多不多,说少也不少。

怎么做,我心里有计划,成功就不止100W,不成功也不会损失我什么。

最多也就迟到几年而已。

都开小车回来过年哦

作者: 罗中中 | 分类: 随笔 | 评论:3人 | 浏览:

村里的路以前大的,现在变小了,因为过年回来的车多了。

我真的羡慕那些赚到钱的人,至少他们是成功的,因为在农村,这些就是在外面混得好的标志。

再过几年,没有车就不好意思回家过年了。

红包多少看能力

作者: 罗中中 | 分类: 随笔 | 评论:1人 | 浏览:

都说广东富豪低调,拖鞋短裤大腰带,哈哈。

在南方你看不出来谁有钱,在北方你看不出来谁没有钱。

在我这个,过年的红包其实很简单,自己兄弟姐妹的就一百两百左右,如果是亲戚或者是一般的,首先说一般关系的20利是,亲点的50吧。

真的不是讲究很多,有时候的红包有的是两块的,两块的红包一般都是做什么事的,帮忙做事的都会发。

其实我们讲究的意头,多少就看经济能力。

过年了,我的红包钱都花光了,没有钱给孩子过年。以前多少都会给点的,今年就每个小孩给十块压岁钱就行了。

二十五了

作者: 罗中中 | 分类: 随笔 | 评论:8人 | 浏览:

还有几天就过年了,现在外面的赚钱的人陆续回来了,村里的路开车的人也多了。

想想,现在农村连一个医疗站都没有,以前还有三四个医生,自从他们老了,就慢慢的消失,现在就剩一个在买处方药,针也打不了。

其他去享福了。

算了,去趁墟 了。